E生相爱工作室

18778998308服务热线

好管家网络

乌江奇缘

作者: 发表时间:2013/4/27 14:47:04浏览量:350

乌江奇缘前几天,一个人挑起了我的记忆,这是一段封尘了十年的往事,十年来,我没有对任何人讲过,也不知道怎么对人讲,甚至,我觉得对谁讲,谁都会觉得我在吹牛,甚至觉得我是发疯了,自恋

镶满奇缘记

乌江奇缘

 

前几天,一个人挑起了我的记忆,这是一段封尘了十年的往事,十年来,我没有对任何人讲过,也不知道怎么对人讲,甚至,我觉得对谁讲,谁都会觉得我在吹牛,甚至觉得我是发疯了,自恋到发疯了,但我却一直知道,这段往事一直存在,却无法向任何人解释。

封尘往事之网吧遇险

那年上高一,是下学期。

那是2002年4月5日,我还清晰地记得那天是清明节(那时候清明节还不是法定假日,也不会有放假),也是周未,学生时代最开心的就是周五了,结下来可以狂欢2天。

晚上9点多,我正在教室里看电视,好朋友也是同桌小兰子跑来非要跟我去网吧包夜上网,虽然小兰子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假小子性格,但也毕竟是女生,这一起去包夜似乎不太好,于是我不同意安抚她说:“大晚上的没什么好玩的,我们明天白天再去吧!”猛然,我手臂钻心的痛,他一边掐着我手臂的肉一边阴险地笑着,轻声问道:“我说还是今晚去包夜吧,文武你说好不好呀?”小兰子的掐手神功我是天天领教,想着就浑身发冷,不过我还是想硬着头皮顶住,只见小兰子又拿出几片薄荷味的口香糖说:“这个给你提神,快走啦!”我心想:“爷我从来不吃薄荷味的糖,怎么可能诱惑到我。”可看到她满怀期待的眼神,我心软了,还是只好答应去中天网吧。(那时候,思南算是中国比较贫困的县城,还没有宽带,我所读的民族中学附近也仅一家中天网吧。说是网吧,也只有五六台电脑,上网是电话线拨号的,主要是给人玩红警、帝国、CS之类的游戏而已,上网也不懂干啥,只会聊QQ,那时候QQ很贱,随便申请一箩筐的号,上一次网就申请一个QQ号,从来记不住密码。)

中天网吧在离学校大概1500米的路程,但不在路边,要经过一条长长的、弯弯曲曲的小巷,而且没有路灯,黑乎乎的,不过对于我来说车轻路熟,没多久就到了。到网吧的时候,刚好角落还有2台电脑,于是我们每人一台电脑,坐下各玩各的。我观察了一下,靠墙的电脑有同一学校的2个同学(后来成了很好的朋友,一个是小军,一个是小也)正在玩红警,靠门口的其它2个人不认识,像是社会上的大叔叔了,而网吧老板却拿着个鸡腿坐在门口啃着。

我不太喜欢玩游戏,就申请了两个QQ聊天,那时候只觉得好玩,不断的加女生,然后天南地北乱聊一通,玩了半个多小时这样,到了晚上10点,老板说要开始包夜了,要先交20块钱,我们正掏钱准备登记,“把钱拿过来!”忽然听到猫叫一样的声音,阴森森的,却又很小声。这时候从门口走进来两个人,两个人都是光头,穿着一样的竖条衣服,其中一个高个子拿着一把匕首,另一个矮矮胖胖的人则伸手向门口那电脑的人要钱,并吼着:“全他妈给我把钱拿来!” “老子们刚从监狱跑出来的,来找点跑路费!快点拿出来!”“快点快点,磨哪样磨?”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吓到头晕晕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感觉到自己心快要蹦出来了,我转头看小兰子,居然眼睛里透出仇恨的目光,狠狠地瞪着那两个人,就像要冲过去拼命一样,我赶紧拉住她的手,按住不让她站起来。

收完门口两位大叔的钱,矮个子又走到阿军和小也座位后面,伸出手叫道:“妈个巴子(当地骂人的方言)!看哪样看?快点把钱都拿出来!”阿军一边抖着手一边在上衣口袋里掏,半天没掏出来。矮个子等不及了,“啪”的一巴掌拍到阿军的头上,伸手就朝阿军胸口抓过去,阿军掏钱的手却朝矮个子伸出的手挥去,“啊”的一声惨叫,矮个子捂着伸出去的手掌,一边对门口的高个子喊:“哥,这仔仔(方言,是小子的意思)有刀!”一边喊一边用没受伤的手拿起电脑桌上的玻璃烟灰缸向阿军的头砸过去,小也则帮助赵军抓矮个子受伤的手,不断跳起来打矮个子的头,我还没反应过来,小兰子也冲上去了,拿着一瓶矿泉水打矮个子的头。高个子挥着匕首也朝这边跑过来,我想坏了,看周围都没什么可以打人的东西,只好朝小兰子他们喊:“快跑,拿匕首的来了!快点跑!”我还没喊完,大个子就到了,拿着匕首朝小兰子、阿军和小也他们三个人身上乱捅,听到他们撕心裂肺的惨叫,我慒了,条件反射地抡起椅子朝高个子扔过去,高个子闪开了,椅子没扔中,我趁机去拉小兰子,一拉没动,阿军和小也也被矮个子推倒在一边,只见他们张嘴,嘴里冒着血泡,却发不出声音来,血像水一样从他们腰上喷出来,我吓傻了,拉着小兰子不知道怎么办。接着又是几声惨叫传来,我抬头看到门口那两位大叔和网吧老板也倒在了血泊中,高个子还指着我对矮个子的人说:“把那个人也宰了,不然传出去就麻烦了。”看到矮个子朝我走来,我急忙放开小兰子,捡起阿军的那把小刀准备反抗,可是小刀是削铅笔用的两寸长那种,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只好收起小刀举起一张椅子朝他们砸过去,在他们闪开的时候,我夺门而出。等他们反应过来,我已经跑出了门口,我慌不择路,想也没想就顺着下方的小巷子跑,巷子下面是乌江大桥,肯定会有路过的车和人,于是我没命地跑,一路也不知道撞了多少次墙和电线杆,终于跑出了巷子,再下一个坡就到乌江大桥了,前面是100多级台阶的坡,我没力气了肯定跑不了,右边是空的悬崖,有五六层楼房那么高,下面是滚滚的乌江水,我正想该怎么办,突然听到那两个人在后面叫道:“看你往哪里跑,摔死你!”那两人也跑得相当快,特别是高个子眼看着就要赶上我了,我想反正被抓住也是死,于是狠心闭上眼睛就往江里跳。我刚跳起来,就听到有警笛的声音,那矮个子叫:“哥,不要追了,快跑,警察来了!”可我却停不住了,一直往下掉,手足乱舞想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到,“啪”的一声,听见自己脑袋碰到水的撞力和声音,就失去了知觉。

封尘往事之时光倒流

“文武,上课了,快醒醒,老师来了!”睁开眼看到小兰子掐着我的手臂摇,老师走进教室准备上课。我摇摇头,依稀记得掉进了河里。“原来是做梦!”我心里想怎么会有这么真实的梦呀?上课老师讲什么也听不进去,老想着做梦的事。放学后,小兰子对我说:“文武,咱们今晚去上网吧,包夜!”我大吃一惊,想起做梦的事,“不去!”我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小兰子又说:“我给你买提神的东西啦!”我脑子里猛然闪过一个念头,问道:“薄荷味的口香糖?”小兰子显得很吃惊,问:“哇,你怎么知道的?我真的给你准备了薄荷味口香糖耶!你不是从来不吃吗?怎么会猜到的?”我心里扑通跳了一下,浑身打了一个冷颤,随便敷衍道:“随便猜猜的,你先去吃饭吧,一会见。”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顺手翻开口袋,居然有几片薄荷味的口香糖,还有一把带血的小刀。

“天啦!我上了中学从来就是用自动铅笔的,怎么可能会有小刀,而且还带着血,难道……”我脑子一片混乱,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难道刚才的不是梦?可为什么我会在教室里呢?而且小兰子还活蹦乱跳的。如果是一个梦,为什么口袋里会有从来不吃的薄荷味的口香糖和不用的带血的小刀呢?从哪里来的我一点印象也没有!”我怎么都想不明白,怎么想都想不通,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怎么会那么一段可怕的记忆?“文武,大周末的你不出去玩啊?”一同学一边往外面走,一边说道。“什么?今天周末?今天清明节?”我急忙叫住他。同学一脸的不解,一边看着我的脸一边说道:“你小子是不是发烧啊?今天当然是清明节啊!2002年4月5号星期五!你神经出问题了?”我支吾着应付,一边想在脑子里理顺思路,我心里冒出了一个恐怖得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念头:“难道我跳到乌江里以后,时间又回到了5小时前的白天?时光倒流了?”可我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

没有任何感觉地吃完了晚饭,又到教室坐着,继续想着这件事情,“如果真的是时光倒流,那么今晚真的会发生那些事情?难道小兰子、阿军和小也他们真的会遇难?平时人们都说人是不可以改变历史的,那我…”我越想越头痛,不知道怎么办。“如果今晚真的会发生这一切,那我应该怎么办?要怎么才能避免这一切发生?”我正在胡思乱想,小兰子提着零食也来了,一边吃一边说:“文武,我们去网吧了吧,不然等一下我姨要叫我去她家了。”我灵机一动,问:“你姨家电话是多少?”“你问这个干什么?”她反问道。我装着生气说:“你有危险的时候我好叫人家来救你!快说!”小兰子拗不过我,把她姨的电话号码写了下来。在教室里看电视到9点多,小兰子又吵着去网吧包夜,一幕幕熟悉的场景重复了一遍,到了网吧,真的还是只有两台电脑,还是在角落里,门口还是坐着两位大叔,靠墙位置坐着阿军和小也,网吧老板拿着个鸡腿坐在门口啃得津津有味,我看着他们,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触,这一幕幕是那么的眼熟,可过一会儿,这里会怎么样呢?坐下后,我一边在键盘上乱按,一边盘算着要怎么做才能让避免灾难,而且又不影响历史(因为害怕蝴蝶效应引起对今后的改变)。

看着时间已经9:40,我借故出去上厕所,咬咬牙走到外面小卖部拨通了小兰子姨家的电话:“喂,哪个?”电话那头传来声音,我急忙说:“阿姨,听说小兰子今晚在中天网吧上网,而且还要通宵,你去看一下吧!”那边明显愣了一下回:“你是哪个?”我急忙说:“我是小兰子的同学,你快去吧,已经很晚了。”然后挂了电话,悻悻地回到了网吧,漫无目的地拿着鼠标乱点,还把网吧的烟灰缸全部拿到我的位置上,网吧的全部人都不解地看着我,我冲阿军和小也说:“我怕你们抽烟影响了空气。”阿军不屑道:“我们又不抽烟。”小兰子还在旁边打趣:“文武上厕所撞到脑壳了是不是?”然后大家哈哈大笑,完了各自玩着,我心里却不是滋味,不安地等待着。

我看着电脑时间,已经到10点了,但一点动静都没有,不由心里想:“难道所有的一切真的是我想出来的?事实上根本不会发生那些事?那口香糖和小刀又怎么解释呢?”怎么想也想不通,可我又不能告诉他们,怕他们骂我神经。

老板熟悉的声音响起来了,叫道:“现在开始包夜了,要包夜的先交20块钱。”看着门口的两个叔叔已经付钱登记完了,我懵了,一切都没有发生,我只能问自己:“自己是不是疯了,难道全部都是自己想出来的?那我真的有精神病了?天,那我应该怎么办?难道以后我就是疯子了?我还这么小呢!”“还愣什么?包夜了!”小兰子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正想找个借口出去,网吧外面却吵闹起来了,好像很多人一样朝下面乌江那边走。“这丫头真在这里啊!你往哪里躲?快跟我回家去!”一个很响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转头见小兰子正蹲在电脑桌下面发抖,我肯定是小兰子阿姨来了。小兰子阿姨见她不起来,便走到电脑桌前,揪住小兰子的衣领就提起来了,一边推着小兰子往外走,还一边唠叨:“一个姑娘家大晚上的不回家像什么话?你看刚刚我本来是想叫警察来掀这个网吧的,没想到在乌江大桥上碰到了2个逃犯,抓了半天才抓到呢,要是碰到多危险啊?”我听到这话,突然浑身打了个冷颤,原来我并没有疯,真的有逃犯,只是阿姨早叫了警察,抓了逃犯,把一切都化解了,想到这里心一下就轻松了。看到小兰子离去时转过头来那不舍的眼神,我却觉得很欣慰。

后记-奇缘

后来,大学毕业,有幸到自己的母校民族中学教书,因为教学口碑一直不错,于是今年开始做班主任带班,从高一年级开始,我自是很兴奋,至少是对我这几年付出的一种肯定,而且还能多拿钱,当然开心了。前几天开学点名的时候,点到一半,一个名字跳到了我脑门上,“小兰子!”“到!”一个小女孩站了起来,我不禁打量,相当眼熟,“天,不可能!真的长得一模一样!真的一样!”我心里震动了一下,条件反射地问:“你同桌叫什么名字?”“他叫文武。老师,听说你以前也叫文武,你们好有缘哦!”看她一脸的狡黠,还瞟了旁边的小男生一眼,那小男孩低着头,好像很不好意思。“不过老师现在已经改名叫文斌了。跟我有过一样名字的有缘人,抬起来头来咱们认识认识。”我也起了好奇心,催他道。他慢慢抬起脸,我看清的一瞬间,感觉血脉都暂停了流动,心里颤抖:“这一切,未免太巧了。”



TAG:网站建设,网站推广,微信公众号开发、小程序开发、网站活动策划,H5制作,代运营,网站代运营,微信代运营,公众号代运营,网站定制,代维护
2013/4/27 14:47:04 350浏览
上一篇: 凡人的爱
下一篇: 带走你的苦

联系我们

好管家网络工作室
电话:18778998308
邮箱:info@esxa.cn
地址:好管家网络工作室